目前日期文章:201012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昨夜,惡夢纏身,一直到現在還是暈沉在恐佈的幻境裡,微抖的手稍顯露心底的不安,歸於這二天的情緒太過,壓力太沉。但其實壓力情緒哪有太過,不僅僅是庸人自擾而已嗎?!

 

境中,在電影院裡,只記得是恐佈片,卻無片名,與相熟的人進入一奇異的房間內,窗外一個小小的身影一剎閃過,然後在我的視線中,是無止盡的墜跌,看見他在地上碎成血腥,下個鏡頭卻又一躍而起,上了黑色的車,被另一更深層的恐物挾持而去。夢中,我只是閉上眼卻摀不住入耳的驚叫聲,然後是小時候居住過的大屋,在一片漆黑中,一群人以微弱的手電筒燈光,探著暗黑的空間,想走卻像被什麼拖著…最終,醒在一身汗溼裡,時間已過中午,意識暈眩的分不出是清醒還是仍在睡境。

kellysp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  • Dec 22 Wed 2010 19:55
  • Away

我想我必須作一個逃離的動作,不然,應該會瘋掉吧?!
也或許我並不會瘋,因為神精病患者通常會堅持自己的正常,那覺得快瘋的我,不過跟患了流行感冒病毒一樣,只是被某個時刻傳染,只要服顆普拿疼,明天就會好了。

「離開」是一種普拿疼,一個人,在這城市以內、熟悉以外,服藥後靜空一個晚上。連位子都特意選在最角落,耳邊聽的見人聲,抬頭看的見人群,四週圍是鵝黃的燈光,有淡淡的安全感和疏離感,同時在磁場圈內流動,我只是讓自己浸在這氛圍裡,等著藥效發作等著某部份的病症,被醫好。

kellysp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讓心飛去托斯卡尼,帶一點陽光和溫暖回來,
也許再一瓶調進果香的紅酒,可以讓血液中的冷漠也變的熱情…


kellysp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