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舊文重貼 原寫於2003.2.2)

所以說,衝動絕對不會是一種”圓滿的END”,至少,不會是快樂的那種。

下午,突然一連有三個人同時對我的頭髮發出”不鳴”…
「我看妳也該去修修頭髮吧,比較有精神。」
「對啊,妳的頭髮開始有分叉了哦!」啥?!分叉?真的假的,我懷疑的抓起髮尾看上半天,就看不出有”雙尾連體嬰”,有嗎~~~@@ 

「長髮留那麼久不累哦?」不會啊,頭髮很”輕”的,又不重,那會累啊…

不過,還是被”哄”進了髮廊,因為老媽很大方的願意出美髮費,(哇咧,我的髮型有糟到這種地步嗎?)。

好吧,應觀眾要求,我只能坐上那張看起來很”飛遜”的鋼管黑腳椅,任憑”聽說”很有名的”某號設計師”抓著頭髮看來瞧去(就差沒放到顯微鏡下作分析研究毛囊結構而已呵),然後酷酷的點點頭,開口說出第一句話:「想剪什麼樣?」

「呃,基本上,我想修一點點就好,差不多一公分左右。」
名設計師皺眉聽完我的意見,沉默了約5秒鐘,才”沉重”地比了個OK的手勢,隨即朝身旁的助理,下達一連串”指令”。

修頭髮需要那麼多程序嗎?我有點不放心的又重申一次”修一點點就好”的客戶權益,這次帶著藍色黑框眼鏡的名設計師不耐煩的瞄我一眼,我乖乖將臉埋進八卦周刊中,努力用功地開始研究王小嬋和鄭魚正間是如何柏拉圖談戀愛。

一時半刻,不經意抬頭~~~~~~「我、我的頭髮…」眼底迅速閃過朵朵烏雲,我另外1/2的頭髮呢?飽含驚訝的視線在鏡中和設計師相遇,他酷酷地的解惑:「我覺得妳這樣剪會比較好看,對了,等一下再幫你燙個法國捲,會更有形…小美,幫我拿黃色捲子過來,還有一組燙髮劑。」

燙髮?法國捲?什麼是法國捲?大腦內閃過無數印象中的法國代表名詞,我努力想思索出法國捲的樣子…不等我作出任何行動和抗議(但我很懷疑會有用嗎?!),一頭長髮,呃,現在是齊肩短髮,嗚,是齊肩短捲髮出現在鏡中。心底的天使悲哀的投降,無奈的表示出同情:「好吧,至少現在妳知道什麼是法國捲了」

呆呆的付了錢,呆呆的騎車回家,第一次,真想衝回去捉住那個”名設計師”大叫:「你到底會不會聽國語啊!你把我的頭髮還來!」

午夜凌晨,竟然悲慘的為了頭髮而失眠,嗚~~~恨死那個啥名設計師了,剪髮帶什麼藍色眼鏡?!開始懷疑他會不會是因為”視線不良”不小心剪壞我的頭髮,然後只好將錯就錯~~~~快。瘋。了。

很好,再3個小時,準備把朋友挖起來,然後,叫他對我的頭髮負責!氣。死。我。了。

PS. 曾經,在今晚8點之前,我還是長髮的,懷念啊
創作者介紹

Kellie's Space

kellysp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