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高中開始,我們二個就是同學眼中不是一對的一對,因為當你在全班面前問我,要不要當你女朋友時,我只回一句:「再說。」從那天起,我的身邊一直有你的出沒。

大學四年,明明不是同一個學校,你的出現頻率卻連我們系上教授,也以為你是本校學生。畢業在即,你問我:「有一位帥哥想問問妳有沒有興趣報名當他女友?」

我只是開心的笑著,大喊:「耶~我不用重修了!!!!!!」(可以想見你當時的三條線。
)

你入伍第三個星期,戴著死都不肯脫的Nike球帽,一臉哀怨的瞅著我:「我變那麼醜,妳一定更不願意當我女友了,對吧?!但我知道其實妳最有同情心,所以也許可能…」「我喜歡神鬼奇航裡強尼戴普的那種亂髮,很帥。」一句話堵了一年半,除了書信、手機簡訊,你怎樣也不肯再出現我面前。我則開始擔心你連那口白牙也會換成電影裡的金牙。
出社會,我很安份的在小貿易公司裡當一枚小螺絲。退伍後頭髮留長的你,則依然在工作忙碌之餘,繼續出沒我身邊,偶爾還不爽的趕走幾隻沒長眼的蚊蟲(連我這種長相也不挑,果然近視很重)

我們認識的第10年,在你戲稱的10次失敗後。當天,你的生日,說好由我出錢,吃你最愛的麻辣鍋,在辣的亂七八糟中,你又開始你的第11次革命:「國父在第11次成功,希望我也可以一樣,雖然我不姓孫,妳也不是日本軍。喂~小姐,妳年紀不小了,再拒絕我,就是妳的損失了。」

咬下一塊剛燙好的牛肉片,我點點頭:「好啊,你不嫌棄的話。」你呆住的看著我,不敢相信剛才聽見的,五分鐘後(在我吃下另一塊凍豆腐時),像醒過來似的,你開始自言自語:「不可能,妳不可能真的答應啊?!沒關係,我下次再問好了,妳不用急著回答我。」可憐的男人,果然受虐太久,頭殼壞了(嘆)

第11次的成功在不被認可下(你)結束,我們依然曖昧的在人生中前進,吞進一口湯圓,認識的第11年,25歲的我,26歲的你。

夜晚的火車,倒映出窗內的疲累的臉,衝動的離職,衝動的揹起包包,此刻獨自旅行在離台灣15小時的德國。沒有你出沒的日子,21天又16個小時。

手機傳來震動,我打開查閱,「沒有我在,妳一定很寂寞,連玩也無味對吧,沒關係,只要妳同意當我老婆,這種感覺很快就會消失了,妳看,我知道妳不喜歡女朋友的角色,所以我直接幫妳跳過,快say yes!!!!

自袋子裡抽出一張已貼妥郵票的明信片,拿起筆,我在空白處寫上12遍同一句話:「我願意。」
……
2006年10月21日,白色希臘,我們的蜜月地。

創作者介紹

Kellie's Space

kellysp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