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所以到最後,我仍只是一個平凡而自私的女人。
當我聽見你敲響了紅色的幸福,
惡魔,在我心裡。

「我知道我可以輕易從她身邊,再將你搶回,就像我一直知道,這輩子,你會永遠愛我。」2006.7.31...我在日記寫著。

婚禮當天,穿著一襲淡粉色絲質Dior小洋裝,微露香肩,脖上繫著一條細緻的銀鍊,長度剛好讓珍珠鍊墜,落在胸溝間,隨著走動,波浪似的長髮飄動,若有似無的CD淡毒藥,是惡魔在揮劍迎戰前的味道。

特意選在婚禮開始後十分鐘,我緩緩入場,享受所有人剎異與猜疑的目光,更多是男人的驚豔。落座在男方席的第三排,燈光剛好打在周圍,我知道,你會清清楚楚的,看見我,出席,你的婚禮。

「你會永遠愛我嗎?」白蔥而修長的食指,慢慢滑動在我赤裸的軀線上,來回,擺動著你的視線。
「一輩子。」你迎向我,捲起黑絲般的漫天情慾,沉淪。

舉杯,啜飲,慶祝這遊戲的開啟,你的心,將從此成為惡女的玩具。

視線對上身著深藍西裝的你,感覺你那戴白手套的手輕顫了下,我得意的露出微笑,「我.愛.你」唇語緩緩道出咒語,你蒼白著臉直盯著我。

音樂渲揚出一片喜樂,新娘步在灑著花瓣的紅毯上,前進,前進,再前進...一股興奮從我心底竄起,快感終將達臨界點,就快了,我安慰著自己,就快了...

「我願意。」新娘含羞的伸出右手,等候新郎將象徵一輩子的圈戒套進她指間。

突然的沉默迴盪在會場,觀禮人群開始切切低語。伴郎莫名的推了下呆愣中的準新郎,將他從游移的思緒中喚醒。

「對不起...我...我不能娶妳...對不起。」

新娘的尖叫哭泣,親友團的怒吼,伴雜會場內的不知其然....我起身,優雅的整理好裙襬,下午1點28分,距離約好的SPA時間還剩32分鐘,該,走了。

退場,留一室凌亂在門後,這場遊戲,我終是勝利,而你,從來只是一枚棋子。
創作者介紹

Kellie's Space

kellysp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