陪著客人跑了一天的工廠,下午四點多總算工作告一段落,吃喝逛街是絕對必要的,趁這機會拿著小福機試拍幾張,還是處於滿意狀態中...(樂)。

(以下只有純縮圖+精銳化)

《台中.耕讀園 - 建築與食物》

隔著玻璃窗往外望,正是最美的角度,不認識的小孩與情侶在亭上悠閒的餵著魚。拍攝時是隔著透明玻璃窗貼著向外拍,略略有些反光的感覺,不過整體角度還算滿意。最喜歡第三張小孩望著下方魚池裡的魚的感覺,是一種童趣。食物近拍部份細節也蠻清楚的。

如果有外國客人來訪,而他們又對台灣茶葉與風情比較感興趣,其實耕讀園是個蠻好的地方(非廣告啊)。像客人就對茶具、醒茶和聞茶杯超有求知慾望,還興起自己動手泡起茶來,幾道傳統點心,也讓熱愛甜食的他們極為讚賞,對著一池錦鯉,頗有中國風。










《台中.裕元酒店 - 晚餐》

晚上選擇在裕元B1自助餐廳用餐,每人七百多再加一成算中等價格,服務與裝潢都算不錯,但菜色選擇不多,甜點還可以。也許是我們幾個其實不太餓,再加上也剛從耕讀園喝完茶,對餐點幾乎都是淺嚐就停筷,倒是和客人聊到澳洲的經濟與政治,欲罷不能。






插個題外花絮,也是發生在今天中午用餐時:

話說中午就近在工廠附近找了Blog也蠻多人推介的異國餐廳,但因客人喝茶不喝咖啡(也是有外國人不愛咖啡的,哈哈),餐廳又除了花茶沒別的,在商量下老板娘同意讓我將原本送給客人的茶葉,由她來沖泡提供。

一路用餐近尾聲,餐點、服務皆美,該是飲料上來時。只見老板娘禮貌的來詢問:「請問你茶是要半杯還是整杯?」就字面上解釋,我理所當然以為老板娘意思是要整杯送上熱茶,亦或先倒半杯送上,沒多想,我就回答:「整杯就可以,謝謝。」反正如果是以一般馬克杯送來,也不會大杯到哪裡去。

不多時,茶壺送上外加小杯子。客戶喝了茶,也沒說好不好喝。說笑間,老大又跟服務生要了空杯,也倒了杯熱茶來喝,她老馬上臉露痛苦:「這什麼茶啊,怎麼那麼苦?!」我胡疑的也試喝一口…天啊!!!比苦茶還苦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????!!!

突然想起老板娘一直沒把剩餘的茶葉拿回來還我,該不會…我和老大交換一個不敢置信的眼神,只見老大一把打開白色的茶壺,滿到快溢出的茶葉,證明了我們的猜測。

天才老板娘,妳竟然可以天才到把我整罐茶葉都一次泡完,怪不得喝起來像苦茶,難為可憐的外國客人,還喝了二杯? (我說你們啊,也太會"吃苦"了吧,還是以為這就是台灣茶葉的"特色"啊)。

搞半天,老板娘的半杯或整杯,是指半罐或整罐茶葉(暈),我說老板娘啊,妳好歹也是台灣人,不會連泡茶的份量都搞的那麼不清楚吧.......帶著佩服的心情付完帳離開,真是無言的插曲....

想知道那罐被"一次泡完"的茶葉有多少? 請參考澳客來訪-小小手禮篇
不多啦,約3兩的茶葉,以泡茶份量和次數來說,至少可以分次泡十次左右…老板娘,算妳狠!!!!

創作者介紹

Kellie's Space

kellysp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