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,清理了很久沒上去的hinet信箱,二千多封的郵件,刪到有點手快抽筋的感覺…
在一堆信中發現.......你的信....
而我只是瞪著它,滑鼠遲疑了約五分鐘,才滑過去開啟。
信中平凡的寫著你新年的祝福,和你不確定我是否會看見的寞落...

「....我總想著妳會看到這篇字,這樣至少,我擁有妳生命中的一角,就算只是祝福的字句而已。
那件事解決了,半年前,我想妳也許聽瑜說過了,自由的感覺真的很好...
最近重心繞在工作上,瑜說妳快回來了,恭喜妳.....
......想著當時的我和當時的妳,交集這麼短。
妳是很聰明的女孩子...也許我也只懂了妳的十分之一.....
當妳斷了連繫,我就懂了太平洋有多廣......」

就著一杯檸檬水,喝下你的苦澀我的疼,假裝掉下的眼淚是因為這酸。
「加太多檸檬了,笨蛋」我輕斥自己。

Sorry....你是我不敢開啟那個信箱的主因
Sorry....我選擇了最莫名的方式遠離

我其實沒承認過你的存在,你的世界過於複雜,我的世界過於簡單,就像當初瑜說的,我們註定都只是彼此的過客。

在感情的世界裡,我並非擁有太多的誘人可揮攦,只是一路淡淡走過。我怕了一開始就註定的不圓滿,當我們站在天秤的中心點,理智與感情拉扯,輸不起,只能放下。也許,當時我看見你的掙扎....

沒回你的信,看完,刪除,失眠一夜。
櫃裡的紅酒已空,喝著水,不醉而碎.......

Update :  刊於2007-07-22 自由時報.花編

創作者介紹

Kellie's Space

kellysp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